心理课程 推荐课程 专业成长 个人成长 系统排列 心理咨询 深圳心理 远程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论坛 免费咨询
郑立峰 林建雄 NLP课程 萨 提 亚 催眠治疗 婚姻情感 心理测试 心理百科 咨询指南 技术分享 心理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心理咨询网 >> 心理文库 >> 心理剧 >> 心理剧资讯 >> 正文

[图文]约翰.代弗林专访
2008/12/10 15:31:10 心灵成长杂志2006年第二期-佚名   我要评论0

约翰.代弗林专访

 我想成为一个真正协助到别人的人,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尽可能地去过一个充实丰富的人生。

《心灵成长》:约翰,谈一谈你的童年吧?

约翰:我有一个特别悲伤的童年。我的家庭里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在我的父亲去世之前,我的父母已经离婚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一切。

八岁那年,我得知我的父亲生病了。但我对我父亲的最后一幕记忆是一些人把他用毯子包了起来,放入救护车里。车开走了,我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他消失了,大家说他得了癌症。父亲死了之后,我竟然没有流一滴眼泪,我把悲伤全部压了下去,压到很深的地方去了。

父亲死后,整个家族气氛变得怪怪的,像被毁灭过一样。大家都忌讳谈父亲死亡这件事情,但是更可怕的事情是,我与哥哥的关系变得特别的糟糕,我和我的哥哥在一起从来就没有感到安全过,他经常打我,攻击我。我感到害怕,不想靠近我的哥哥,也格外地孤独。但我把这些伤害都哽在心里面。

《心灵成长》:这些童年伤害,后来你在心理剧中都探索过吗?

约翰:当然。所有的问题都探索过了。我的家庭,我的父亲,我的关系……

很多年后,在心理剧中,我让一个代表着我父亲的角色(辅角)背对着我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看着父亲的背影,想喊他爸爸,但是还没等喊出口,我的情绪就全部出来了。(约翰深深地呼吸着)

那是巨大的悲伤,我从来没有表达过这样的情绪。在悲伤的后面是一个很深的愤怒,还有恐惧……

当我与自己的悲伤有一个连结之后,我与我的父亲在心灵上也有了一次相遇,我发现我对他的爱与尊重。还有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和他曾经居住的地方非常的相似——一个僻静的小村落。我想,在我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我在用这样一种方式来纪念他。

《心灵成长》:在你成为一位心理剧家之前,你在做什么呢?

约翰:2027岁之前我从事特殊教育行业,专门教残疾智障儿童的艺术课程。我用纸啊,布啊,木头这些材料来教残障儿童手工、绘画、剪贴。

我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最大的两个收获就是:

第一,   人类的心灵真是奇特而神秘呀。

第二,   艺术可以治疗残缺扭曲的身心。

我在做残障儿童教育的这个时期,正好是澳大利亚的人类潜能开发运动的萌芽期。那个时候的澳大利亚就像现在的中国,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心理学课程、治疗团体和工作坊。那时候的澳大利亚是个嬉皮士和性解放的年代,我还留了很长的辫子呢。(笑)

《心灵成长》: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心理剧的呢?

约翰:从一封信开始。由一天我在我得信箱里面收到一封信。信上说,你可能对心理剧感兴趣。有一个心理剧课程,来上课吧。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明白什么是心理剧。

但是我想有可能会对我的残障儿童教育有帮助,于是我就去了。那是一个为期七天七夜的心理剧工作坊,这七天七夜的经验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第一个夜晚,我被选中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

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所以当我扮演这个角色时,我很害怕但带着勇气。我专注地去扮演,一直深入到角色之中,然后我发现了自己的恐惧。而那个时候的我在生活中却是一个非常阳光,非常强的一个人,我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是有恐惧的。当我与自己的恐惧有连结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内在也开始有了变化,我变得更愿意去冒险了。

《心灵成长》:那么到底是谁引领你上路的呢?你最热爱的老师又是谁呢?

约翰:自从在澳大利亚接触到心理剧之后,我就去了美国的Oregon大学学习,但是当时并没有计划去学心理剧。

我刚刚到美国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说着一口奇怪的澳大利亚英文。后来我认识了我的心理剧老师里昂(Leon Fine),他是心理剧创始人莫雷诺的学生,是由莫雷诺本人亲手训练出来的第一代心理剧家。

我的老师肚子很大,前额很光亮,带眼镜,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我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也很深。我好像是他所喜欢的一个儿子,因为我从小失去了父亲,所以我对他的感情里面有着对父亲的投射。

他对我要求严格,我经常与他作战。我与他作战那是因为我感觉到安全和可以去冒险。我还记得,有一次他让我绕着房间不停地走动,他对我说:不要说话,你太单调了,好好感受你自己的那份单调。

他让我觉察自己的单调……(说到自己的心理剧老师的时候,约翰停了下来,哽咽了,那个哽咽里有一份很深的爱与感恩)

《心灵成长》:约翰,你在生活中遇到过的最大转折是什么?

约翰:我生命中最大的一个转折点就是我选择了一个人结婚,四年后我又和这个人离婚了。在这四年的婚姻中我们有一个女儿。离婚意味着我永远失去了我的女儿,我很爱我的女儿,我几乎难以面对这个后果,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因为这让我年幼的女儿在心灵上经验到父亲离开她,并抛弃她。

《心灵成长》:哦,这里面似乎有一个轮回,你的父母离婚,而你也离婚了。你从小失去了父亲,而你的女儿也失去了你,那么,心灵成长对你意味着什么呢?在这条道路上你收获了什么?

约翰:我失去了我的女儿,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弥补的损失,这是一个我要去面对的后果,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转折,意味着我必须从梦中醒来,并且开始探索很多很多的东西。我开始关心自己为什么活着?要怎样活着?寻找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感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我需要去面对生命中的伤心、失落和压抑,然后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我想成为一个真正协助到别人的人,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尽可能地去过一个充实丰富的人生。

《心灵成长》:你能谈谈什么是心理剧吗?

约翰:心理剧是一种用戏剧的手法来探索生命真相的科学。在心理治疗界,心理剧运用得相当广泛,可用于探索个人思想、梦境、灵性、行为,还有人际关系及社会问题。它包含五个基本要素:舞台、主角、导演、辅角及观众。

心理剧从戏剧中提取了一些基本元素,但又并不是戏剧。它是具有治疗性的而不是娱乐。心理剧导演是心理剧里面的灵魂人物,他必须是一位受过心理剧专业训练的治疗师。心理剧强调即兴演出,通过自发力和创造力帮助人,没有剧本,也没有彩排,上演的永远是真实的人生。

《心灵成长》:心理剧对于主角(案主)的意义是什么呢?

约翰: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呈现真相。心理剧让主角看到那些他在生活中不敢看,也不愿去看的恐惧、愤怒、欲望、失望与悲伤。在心理剧导演的协助下,这一切都呈现出来,而不是继续被压抑住,只有当主角看到了这些,并且经验到,他才会进行重新的整合。这里面含有另一种智慧。

   当主角把这些在心理剧中所经验到的东西整合到他的生活中去,平衡与健康就会发生,一个更有生命力的人就会蜕变出来。

《心灵成长》:要成为一个心理剧家,受训需达多长时间啊?

约翰:在美国要成为一位心理剧家,需要带资格(硕士学位)训练不少于800个小时。然后是一年的心理剧督导过程(实况录像),参加各种各样的考试,在一群专家面前进行心理剧,由他们核查,评审。然后,带领各种不同的心理剧工作坊。我在美国进行心理剧受训长达整整七年的时间,我是澳大利亚本土的第四位心理剧家。

《心灵成长》:谢谢约翰·代弗林。

(本文特别感谢现场翻译涂又小姐)

2008年5、6月由约翰.代弗林主持的“演绎·探索·重建——与行动共处的艺术”心理剧工作坊资讯: http://info.xlzx.com/7583.html

 



您可能还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编辑:心网 
绿色通道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