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课程 推荐课程 专业成长 个人成长 系统排列 心理咨询 深圳心理 远程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论坛 免费咨询
郑立峰 林建雄 NLP课程 萨 提 亚 催眠治疗 婚姻情感 心理测试 心理百科 咨询指南 技术分享 心理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心理咨询网 >> 心理文库 >> TA沟通 >> 正文

心理游戏(Psychological Game)(2)
2007/9/11 19:08:39 心灵部落-佚名   我要评论0

四、游戏的三种强度

 

第一度游戏:是社会性可接受的程度,通常这是和不太熟识的人所玩的心理 游戏。玩游戏的人会愿意把结果告诉自己社交圈里的人,上面两个例子都属 于这种程度,我们可以想象莫莉和同事在休息时间谈到其自我怀疑,她的个 案则在酒吧和朋友痛骂社工人员的无能,而一般人也会认为这些事情没什么 特别的。事实上,第一度游戏占了我们一般人际互动里很大的部份。

 

第二度游戏:常和亲戚、朋友、家人、同事等较亲近的人玩,结局比第一度 的严重,柏恩认为它会导致生活上或生命的重要改变, 例如:离婚、离职、 朋友间不再往来...且不希望让邻居知道这些不好的事。如果莫莉的个案 当面质疑她的能力,她可能会陷入更深的沮丧,较不愿和朋友讨论,甚至难 过的辞职。

 

第三度游戏:是最严重的程度,玩此程度游戏的人,将人生舞台当做扮演, 心理游戏的场合,导致严重结局的地点,如医院、法庭,甚至殡仪馆。通常 ,此种程度的游戏都包含了生理上的伤害,如药瘾、谋杀、强奸...等。 如果杰和珍玩得更凶,杰可能对珍施虐,而珍可能把愤怒累积起来,最后拿 起菜刀砍向杰。

 

五、游戏公式(Formula G

 

一个开启游戏的人,就像钓鱼的饵,吸引一个人来上钩。只要上钩,游戏便 开始。所以,至少要有两个人才能玩心理游戏。如果一个人想邀请我开始玩 游戏,而我不给他任何反应,游戏便无从发生。

 

若是一旦开始一个 Game,其中会产生很多可长可短的沟通。 短则可能是两三个来回的沟通,长则也许持续好几个月甚至几年。有了反应 之后,会导致某种转变,带来一些莫明其妙、混乱的感觉,之后结局便出现 了。在这个阶段,有的时候,若能平心静气的回想整个过程,你可能会回想 起,当初两个人是为何会开始这样的一个心理游戏的原因。

 

艾伯恩把游戏的过程以六个阶段来描述,他称之为游戏公式:

 

             反应     转换     混乱   →结局

 

Con Gimmick Response Switch Crossup Payoff

 

 

 

例一 我们把莫莉和她个案的游戏放进来看,他告诉莫莉自己被房东赶走时,就隐 藏了一个饵,其意为「虽然你试着要帮助我,但我不会接受,哈哈哈。」这 时莫莉就成了钩(艾伯恩用Gimmick这个字是指一个人具备某种弱点容易接受 对方的饵),对莫莉来说,她的弱点可能是脑中有个父母讯息「别人不幸的 时候,你必须帮助他。」

 

反应阶段包括一连串互动,可能持续几秒钟,也可能延续几个小时、几天、 甚至几年,在这个例子中,莫莉提出了几个建议,而个案一一列举行不通的 原因,表面上只交换了一些信息,但内在却包含了好几次饵加猎物所产生的 反应。转换则发生在莫莉技穷,个案说:「谢谢你试着帮助我。」时。个案 离去,莫莉觉得惊讶时,就是所谓混乱的阶段。两人都以自己习惯的扭曲感 觉为代价,莫莉觉得沮丧、能力不足,而个案则觉得愤慨。

 

例二一个传统家庭主妇来到辅导者面前,述说她的先生经常发脾气,甚至打 她和孩子:

辅导者:妳为何不告诉他妳的感受?

 

当事人:你什么意思,要我告诉他我的感受,说我怕他?不!不!

 

辅导者:为何不能呢?

 

当事人:因为他会笑我,再说,我根本无法打开自己的口这样说。

 

辅导者:那妳为什么不离婚呢?

 

当事人:不,不,要是我离开他,邻居会怎么说?

 

辅导者:也许妳可以请妳先生来这里,我们一起谈。

 

当事人:不,我想他不会来的。

 

辅导者:也许妳可以请亲戚或朋友跟他谈。

 

当事人:嗯,妳这样说也许是不错。但我想,我先生不会愿意将我们吵架的 事告诉任何人的,他一定会很生气的。

 

辅导者:如果他生气,妳也对他生气回去嘛!

 

当事人:(很生气的)我认为妳一点也不了解台湾。在台湾,太太是不能够 对先生回话的。(立刻站起来)我想我还是去找别的辅导者好了!

这是很常见的心理游戏角色扮演, 在当事人表示 " 我有麻烦,请你帮助我 " 的时候,「饵」即出现。 而我是个很好的人又想帮助她,于是便是「上钩」。当事人叙述很多她的情 况,而我充满创意的给她一些建议,这是「反应」。 但每次建议后,她总是说 " 是的,但是.. " 表示行不通。而当她推开椅子并责问 " 你不是一个好的辅导者 " 时,便是一个「反转」。 于是,我开始感觉到「混乱」,她到底要我怎么做?同时也出现了「结局」 。对当事人来说,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因为,她抱着期望到此来要求帮助 ,却未达成。她会在内心证明 " 我是无辜的,世界是无法改变的 " 这样的谘商过程对当事人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这样的情形可用 G 公式来分析,也可用交流分析图(图八)来看这情况。当事人似乎用 A 和辅导者的 A 做沟通,但其中隐藏一些非语言性( Non-verbal )的意思,证明 " 你是无用的, 根本无法解决这件事 " 若辅导者为了 " 证明自己是个好的辅导者,能解决这一切 ",则从 P 发出讯息对当事人的 C 当这些内在非语言性的想法互相产生时,就是两人之间的「反应」R

 

 

 



文章编辑: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