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课程 推荐课程 专业成长 个人成长 系统排列 心理咨询 深圳心理 远程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论坛 免费咨询
郑立峰 林建雄 NLP课程 萨 提 亚 催眠治疗 婚姻情感 心理测试 心理百科 咨询指南 技术分享 心理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心理咨询网 >> 心理文库 >> 完形疗法 >> 完形治疗技术 >> 正文

完形治疗法的技术
2011/1/5 11:48:15 本站原创-佚名   我要评论0

完形治疗法的技术 完形治疗法的技术在于帮助当事人获得更敏锐的察觉力、体验内在的冲突、解决不一致性和两极化的问题、突破构成阻碍的僵局,以解决未完成事件。 拉维斯基(Levitsky,1970,pp144-149)和培尔斯对完形治疗法的一些技术曾有简明扼要的描述,包括:   1、对话练习。   2、绕圈子。   3、未完成事件。   4、我负责。   5、我有个秘密。   6、投射。   7、倒转。   8、接触与退却之律动。   9、预演。   10、夸张。   11、我可以给你一个断语吗?   12、婚姻咨询游戏。   13、你能保持这种感觉吗? 以下仅以拉维斯基和培尔期所引用的一些游戏作为上述技术应用的讨论,并附带提出一些补充建议:   对话练习(the dialogue exercise) 如前所述,完形治疗目标就是要使一个人的功能获得整合,进而容纳其人格特质中被否定及拒绝的一面。治疗者尤其注意当事人人格上的功能分裂状况。而人格功能主要可分成[优势](top dog)及[劣势](underdog)两极,因此治疗的重点也就在于此两者的拉锯上。 通常胜利者代表了正直、权威、道德、命令、主宰及操纵,就好像一对[挑剔的父母],他们用[应该]、[必须]的心态来困扰人,并且以灾难性的威力操纵别人。相对的,失败者则是借助扮演受害者的角色、被保卫、歉疚、无助、懦弱无能等方式来牵制着对方,所表现的是被动的一面,是不负责任、藉词逃避的一面,胜利者与失败者间即通过这种不同的方式争斗以期获得控制权。这样的争斗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一个人承诺和解决方式无法执行,为什么懒散的习性持续不改等。霸道的胜利者常以命令的方式教别人如此这般,而失败者则带挑战性地像扮演一个不服从的顽童。在这种为夺得控制权而斗争的情况下,就使得个体分裂成控制者与被控制者两部分,双方始终争战不歇,为的是要争取自己的存在。 上述人格中双方对立的冲突即导因于内射机制的作用。通过这种机制,个人常把他人(通常是父母)的观点纳入自我体系中,培尔斯认为一个人必须,同时也是不可避免地会汲取别人的观点和特质,但是若未经自身批判而全盘接受他人的价值观是很危险的,因如此将会阻碍一个人的独立自主性。所以一个人对自己所投入的内射,必须小心察觉是否会戕害自我系统和阻碍自我人格整合。   空椅(empty-chair)技术 空椅子技术是使当事人的内射外显的方式之一。此技术运用两张椅子,要求当事人坐在其中一张,控演一个胜利者,然后再换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扮演失败者,而让当事人所扮演的两方持续对话。这项技术本质就是一种角色扮演,让当事人去扮演所有的部分。通过这种方法,可使内射表面化,使当事人充分地体验冲突,而由于当事人角色扮演中能接纳和整合胜利者与失败者,因此冲突可得到解决。同时此技术会协助当事人去接触他们潜藏深处的情感,以及连他们自己都可能否定的一面;藉此他们将情感外显化,并充分去体验它,而非仅止于对讨论而已。此外,这个技术是要藉此帮助当事人去了解情感是他们真正的一部份。例如,当事人说[感觉好像我的父亲在我体内!]当当事人抑制着内在父母式的内射作用,而用以惩罚和控制自己时,这个内射作用将使[自我折磨]的程序持续不断。 前述两个相对势力间的对话,目的在于使人们内在的对立与冲突获得较高层次的整合,即学习去接纳这种对立的存在并使之并存,而不是要去消除一个人的某些人格特质。培尔斯认为其他治疗法过于强调改变,当事人也才能根本地去除自我折磨的困扰。由于当事人内心存在着许多冲突,导致他们不时地进行自我对话的游戏。就此,下列有一些冲突可试着加以突破:   ●内在父母对抗内在儿童。   ●受压迫的一方对抗压迫的一方。   ●纯真的一面对抗性欲的一面。   ●[好孩子]对抗[坏孩子]。   ●进取性的自我对抗被动性的自我。   ●自主乐观的一方对抗懊悔非乐观的一方。   ●努力工作对抗游手好闲者。   对话技术亦可用于个别和团体的咨询中,并能以胜利者和失败者间常见的冲突为例:这种冲突其实是一个强有力的诱因,可帮助当事人更敏锐地觉察到其内在分裂,以及分裂的那一方较占优势。本例的当事人假设是一个懦弱、无助的妇女,她可能一味地抱怨自己是个可怜人,她不满她的丈夫,但却又怕他离开她,怕因此而变成一个不完整的人。这位妇人把他丈夫的存在当作自己无能的藉口,同时不断地压抑自己,对自己一直说:[我不能]、[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办法]等。如果她认定自已是一个极为不幸的人,而有那么一丝意念想要去改变她的依赖性,治疗者此时或可安排她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让她去扮演一位完全的失败受难者角色,并任其夸大她自己的这一面。直到她开始厌恶这一面,这时再要求她扮演另一面,即压抑她的胜利者角色,然后去向先前的失败受难者谈话。治疗者可要求她假装为成功、强壮及具独立性者,然后问:[如果你是强壮、独立的,那将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你放弃了原有的依赖性又将如何?]通过这种技术的运用,常可增强当事人的力量,在真正体验他们一直所扮演的角色后,其结果常使自我重新展现出自主风貌。 由当事人的叙述反映出来。例如,[我愿意更常与别人接触]、[我觉得团体做的事非常无聊。]、[这里似乎没有一个人在乎些什么。]、[我很愿意与你接触,但却怕被拒绝](或接受)。]、[我很难去接受美好的事物;我总是对别人给的赞美打折扣。]、[我总是难以对别人怒言相向,我喜欢永远表现和善。]、[跟别人接触与亲近,会让我觉得舒服些。]面对这些反映,不妨要求团体成员适当地予以配合反应。[我负责……](I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治疗者也许会要求当事人在每个陈述之后加上[而且我会为它负责。]例如,[我觉得无聊,但我会为我的无聊负责。]、[我现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但我会为我的不知道负责。]、[我觉得受到排斥及孤独,但我会为此种受排斥感负责。]此种技术的进行可有效拓展个人的感觉领域,同时帮助个人接纳和认识本身的情感,以代替把自己的情感投身到他人身上。尽管这项技术蛮机械化的,但却颇具意义。   投射(playing the projection) 投射系指一个人在别人身上所看到的事物,其实正是自己所具有的但却不愿看见也不愿接纳的。一个人往往会花费很多精神去否定自己的情感,以及把某些动机转嫁到别人身上,因此,在团体里,当某人在说别人的时候,常常说是他自己本身属性的投射。  在投射的历程中,治疗者会要求说[我无法信任你]这句话的人去扮演一个不值得信任的角色,亦好变成别人以便能够发现不信任原来是一种内在的冲突。换言之,治疗者是在要求此人去[试扮](try on for size)他在团体中对别人的叙述。   倒转技术(the reversal technique) 当事人的某些症状和言行,常是其潜在行动的倒转表现。针对此种情况,治疗者可要求这类因过份胆怯而痛苦的人,试着在团体中扮演一个爱表现的人。在过去经历的案例中,曾有位妇女,她除了糖衣食物外对其他食物都表厌恶,治疗者即要求她把过去的典型风格倒转过来,尽量表现与过去相反。这样做之后,她很快的就找到她喜欢的口味,亦即能够认识和接纳她的[消极面]与[积极面]。 倒转技术的进行方式在于,要求当事人潜入每件会为他带来焦虑的事件中,去与他自己已经埋没和否认的部份接触。此项技术即藉此帮助当事人能够开始去接纳从前被否定的某些个人属性。   预演练习(the rehearsal exercise) 就培尔斯的看法,我们内心的许多想法其实都在预演中。我们常在想象世界里预演我们在现实社会中所期望扮演的角色。而当实际表演开始时,因为怕自己演不好,恐惧与焦虑便袭涌而至。由于内在的预演消耗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因此抑制了我们的主动性,也阻碍了我们去尝试新行为模式的意愿。   借助团体成员相互帮助的治疗方式,并彼此分享预演的情境,可使当事人更能察觉出他们内心预演各种社会角色的进行情形,同时也使得他们更能察觉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并设法去达成。此外,藉此也使得他们自己更能察觉到希望被他人赞美、接纳和喜欢的程度与范围。   夸张练习(the exaggeratiOn exerciSe) 完形治疗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使当事人对自己身体语言所传递的微弱讯号或线索更能敏锐地察觉。虽然动作和姿势都能够藉之传递讯息,但所表达的也许并不很完全。若能要求当事人重复地夸张其欲表达的动作或手势,将可使之与该行为有关的情感强烈化,进而使其内在隐藏的意义更清楚地表现出来。 有一些行为颇适于运用此项夸大技术,诸如:要表达痛苦或一些愤怒情感例如,抖动、弯腰缩肩、握拳、皱眉、苦瓜脸、双手盘胸等动作时,却面带不一致的微笑。以抖动为例,如果当事人告诉治疗者他的腿在抖动,治疗者此时可能会要求当事人站起来,更夸张地抖动双腿,然后为此动作作说明。 夸张练习也可应用在语言行为中。如治疗者可教当事人重复说出他想掩饰的话,且愈重复愈大声,如此常能真的使当事人开始倾听自己真正的心声。   感觉留置(Staying withThe feeling) 当事人在情感或情绪不愉快而想逃避的关键时刻,治疗者即要求对方保持着这样的感觉。绝大多数的当事人都想逃避恐惧或不愉快的感觉,但治疗者会藉着要求他们停留在体验到的恐惧或不愉快中,从旁鼓励他们趁机去深入探讨这些想要逃避的感觉。要去面对、体验感觉,不仅只需要勇气,同时也要愿意忍受去除障碍时可能遭遇的痛苦,但经历这些之后,却能使人们有崭新的成长。   完形梦境治疗(the Gestalt approach tO dream WOrk)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梦是可以解析的,强调理智的观察,并运用自由联想去探析梦中所代表的潜意识意义。惟完形治疗法并不主张去解析梦境,而是要把梦境带至现实生活中使之重现。此时梦已不被当作是过去的事,而是要在现在表现出来。做梦的人或许正是梦境中的一部分。对于梦境的处理方式包括:展现梦境,回忆梦境里的每个人、事、物及心情,然后将自己变成梦中的每一部分,尽量去表现梦境,并引出对话。由于梦境的每一部分都假设是自我投射,做梦的人会为梦里的各个角色或短暂的际遇编造出剧本,而梦中不同的部分,就是自己的矛盾和不一致层面的表现。通过这些相互对立层面间的对话,当事人于是能逐渐察觉到自己情感表现的世界。 投射观念是培尔斯梦境理论的核心,依其所见,梦里的每个人、物都代表做梦者投射的对象。培尔斯(1969a)曾做这样的建议:[从不可能的假设开始,而假定所有我们从他人处所见到的都只是一种投射而已。](P67)他认为,对感觉和投射两者的了解是一体的。因此,他认为不必去解析梦境、不用去玩那些益智性的猜谜游戏,或告诉当事人梦境代表的意义。当事人不需要去对梦境作探索,而是要把梦当作一个剧本,然后以梦里各部分的对话来作实验。当事人若能表演出内在对立的冲突面,亦就能吸收它们的差异并整合这些对立的力量。按弗洛伊德的看法,梦是通往潜意识的捷径,但培尔斯(1969a)却认为它是通往整合的捷径;(p.66)。 培尔斯同时也认为,梦是人类最自发性的表现,它不仅代表未完成的事件,但也可能远超过这些末完成的事务或未实现的愿望。其实每个梦都代表着一个人存在的讯息和内心的挣扎,如果梦境的全部都能被了解与同化,则梦里的每件事物都可很容易地被察觉。事实上,在梦里所完成的每件工作都能导致某程度的同化。培尔斯认为,如果能适当地处理梦境,存在的讯息就会愈清楚。在梦境中藉着显露出遗漏的部分及逃避的方式,最能发现人格的缺失。如果不愿去记取梦境,等于是拒绝面对生活中的问题。因此完形治疗者会要求当事人谈论他们所遗漏的梦。以下所举的例子,即当事人在治疗者的辅导下,以现在式说出的梦境,其情境就像他们仍在梦中一般: 笼里有三只猴子,一大二小,虽然它们显得极为吵闹,但他们却很吸引我,大小猴子后来彼此打架,最后竞跑出笼子爬到我身上,我把它们推开,它们在我周围继续争吵,简直令我无法忍受:我转身想去告诉蚂妈,我需要帮助,因我已无法再控制这些猴子,它们简直快要令我发疯。我感觉非常悲伤、疲倦和泄气、我离开笼子,同时也想我的确爱这些猴子,钽我必须放弃他们:我告诉自己也像别人一样,在平常喜爱宠物、而当情况变化时就想弃他们而去,我极力地想寻找解决的办法以保留这些猴子,不使这些可怕的结果发生。我决定把猴子继续关在笼子,我想这也许是保住它们的方法。 治疗者接着要求当事人--布兰达(Brenda)[变成]她梦里的每个部分。此即要地[变成]笼子、[变成]猴子,并且跟每只猴子说话,再[变成]它妈妈……等。此项技术最具效力的地方就在于当布兰达在敍述它的梦境时,就好像这梦正在进行一样。她迅速地察觉到她梦里所表现的挣扎正代表著它和丈夫及两个小孩间的斗争。从对话中,布兰达也发现她既喜欢又怨恨她的家庭。她知道若让家人体察到她的感受,就必须与他们一起去改善长久以来紧张的生活步调。实际上,这些并不需要靠治疗者的解释来帮助她去了解梦境里所有显示的讯息。



文章编辑:心网小周 
绿色通道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